【老狼观察⑱】比水煤浆节能20%的煤粉燃烧系统,王华兵做出来

▲来到广东已经20年的王华兵
 
【老狼观察⑱】比水煤浆节能20%的煤粉燃烧系统,王华兵用四年时间做出来了
讲述者:王华兵(佛山四合科技创始人)
整理者:老狼
 
日前,陶瓷产区“煤改气”一刀切的事情引起了行业热议,连极少关注陶瓷行业的央媒也罕见地为此发声。但是,陶瓷生产环节提倡节能环保,要求使用清洁能源,既是政府主导的规定动作,同时也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。
 
我们认为,陶瓷行业与其纠结于到底要不要“煤改气”这个话题,不如顺应发展趋势,在节能环保方面多做文章。
 
王华兵和他的合伙人研发的煤粉燃烧系统,属于喷雾干燥塔内的供热系统,其相比水煤浆供热,可节能20%以上。并且,煤粉燃烧系统制造的煤粉颗粒是现磨现烧,没有储存危险品的压力,安全性能非常高。
 
目前陶瓷行业的“煤改气”,大多数地区是针对窑炉烧成这一环节,而对于喷雾干燥塔这一环节,并没有硬性规定。煤粉燃烧系统,既能达到节能环保的目的,又能缓解“煤改气”带来的高成本压力,而这就是王华兵等人在四年前就看到的商机。
 
▲王华兵(左一)与合伙人
 
以下内容为王华兵讲述:
    
公司越做越小
事情越做越专
 
我是湖北黄石人,2000年来广东,当时从事的是机械加工工作。2006年,朋友邀请我做采购,主要是采购辅机,从此跟陶机结缘。
 
在这个过程中,我发现了商机。
 
2013年,我在佛山江湾路的弼塘开了一家小型设备公司,主要做窑炉维修、销售辅机之类工作。公司就两三个人,年产值高则五六百万元,低则几十万元,主要是没有核心的产品,靠关系和价格走不远。
 
没有体现价值的产品,公司经营就被动了。
 
2015年年初,因为没业务,公司被逼转型。当时我想到搞煤粉燃烧系统,因为这件事别人做不好,而自己有做机加工的功底。在我看来,设备稳定性是最主要的,只要这个问题突破了就没什么问题。
 
我是从2015年开始搞煤粉燃烧系统的,前后投了大约四五百万元。
 
回想自己来广东这20年所走过的路,刚开始在广州进的是大公司,后来的公司越来越小(包括打工和创业),不过做的事情却是越来越专业。比如搞煤粉燃烧系统,其实同行2006年就有人在做了,不过一直没有很好地解决,而我当时下决心来干这事,真的是啃硬骨头。
 
▲为喷雾干燥塔供热的煤粉燃烧系统
 
半夜监控设备运行
历时四年终于成熟
 
搞这个煤粉燃烧系统,我走的弯路多了。
 
主要问题是,开始时我只懂原理,要确定方向,要考虑所有细节问题,比如煤的水分、热值、燃烧状态,火焰怎么调,一步一步都要试,前后试了二十多次。
 
煤粉燃烧系统第一代产品,是新兴一家工厂采购的,我在对方厂里住了一年半,天天盯着设备运行。深更半夜都要起来,有时是被对方厂里的人叫起来,有时候是自己起来,搬个板凳坐在设备前看着,有什么问题立刻就要处理。以前没试过这么繁琐的工作,头都大了。
 
这套煤粉燃烧系统主机产品售价50万元,是2015年下半年进场的,2017年年初才算正常运行,半年后对方才付完全款。
 
第二代产品是卖给四会某工厂的,相对来说设备调试的过程就轻松了一些,大方向是没有问题的,主要是考虑细节问题。这套主机产品是2017年售出的,售价大约80万元。
 
2018年,第三代产品在肇庆投入运行,运行情况很稳定。这一套主机产品,价值过百万。
 
正是因为第三代产品的顺利运行,清远产区某上市企业也对我们的煤粉燃烧系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2018年10月,该企业集团十几个人组团前来考察。当时,陶瓷生产领域内正在争论两种供热路线到底哪一种更好,而该企业集团也在寻求突破。储存式供热有安全问题,还有水分问题,对煤本身的要求也很高。而我们的煤粉燃烧系统是现磨现烧,没有安全隐患,没有水分问题,对煤的品质要求也没那么高。
 
虽然意向很明显,但与该企业集团的合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我们谈判了至少6轮,对方一个细节一个细节追问,到了2019年2月,该企业集团才确定与我们合作。整套煤粉燃烧系统工程的价格,应该说合乎现在公司的合理市场定价。
 
确定合作后,该企业集团要求我们尽快进场,当时合同还没最终签定下来。
 
▲正在运行的清远某厂喷雾干燥塔
 
比水煤浆供热节能20%
正常回报周期10个月
 
我们的煤粉燃烧系统,没有跟天然气比,因为没有更多的可比性。在现有条件下,我们跟水煤浆供热系统比——凡是能用水煤浆供热的,用我们的产品,可保证节能20%以上。
 
清远产区某上市企业集团是2019年4月10日引入我们的设备的,用于普通瓷砖生产线,4个月后验收单出来,达到了合同要求的25%节能。我们对一般客户的承诺是节能20%以上。
 
我们这套系统,除了安全节能的优势,还有清洁的优势。
 
高端产品对污染要求更严(对高白料有更多需求),我们的产品比水煤浆这个清洁能源更清洁,除尘压力比水煤浆低。大家知道干燥喷雾塔除尘,采用一级或多级除尘,都是为了保证原料的清洁度。我们的煤粉燃烧系统,根据原料工艺要求对煤粉有颗粒要求,这套系统磨出来的煤粉,颗粒级配合理,不容易混进原料,除尘效率更高,因此更清洁。这里有个技术关键点,就是要求煤粉既要完全燃烧,又要颗粒足够大。
 
其实,2006年就有人做同类型产品,用于干燥喷雾塔的供热系统。
 
过去,干燥喷雾塔供热一般采用水煤浆、链排炉(用链排输送煤)。链排炉是非环保产品,陆续被禁用;水煤浆是绿色清洁能源,但节能效果不明显,因为需要加水再蒸发水分,这一过程相当耗能。我们的煤粉燃烧系统,不是用高压气体输送和储存,煤粉也不加水,就近燃烧。打个比方,我们相当于一次能量转换,水煤浆相当于两次能量转换,你说哪种方式更节能?
 
我们的煤粉燃烧系统,安全性也高,我们现磨现烧,取消了储存和管道高压输送环节,没有潜在的风险。要知道,煤粉储存有含氧量、湿度方面的要求,属危险品储存,动辄数吨、数十吨的煤粉,容易自燃、爆炸。粉尘会造成自燃,别说煤粉了,连面粉都会爆炸。
 
再来说说成本,相信这是很多陶瓷厂的老板首先要考虑的事情。
 
我们的煤粉燃烧系统,单一成本比水煤浆系统稍高,不过综合成本更低。以清远产区的客户为例,我们的测算结果是七八个月回本,而正常回报周期是10个月。
 
再来说说使用寿命,这个分整套系统和易损件两方面来讲。易损件:锤头(用于破碎)使用寿命3至6个月,风扇使用寿命6个月,耐磨衬使用寿命1年,分煤器使用寿命1年;整套系统:使用寿命5年以上(按照最恶劣的生产环境计算,一般生产环境使用寿命超过5年)。我们对客户的承诺是,整机保修1年,易损件超过使用期损坏的要重新购买。
 
▲煤粉燃烧系统(近景)
 
适用岩板生产线
未来继续优化节能
 
清远产区客户的示范效益逐渐显现。
 
今年,南庄某知名企业率先与我们签约,预计10月下旬投产,此外还有多家意向客户在洽谈。我们的意向客户涵盖江西高安、广东的河源、肇庆、恩平等产区。
 
今年的疫情对我们有一定影响,不过最关键的问题不是疫情,而是陶瓷行业的资金大多数流向了岩板方向,大家都把资金和精力用于修改窑炉、辅机、切割线方向,节能产品方面暂时搁置了。
 
但我们根本不担心。
 
要知道,现在岩板生产表现比较好的,还是那些注重技术的公司,其他公司并不敢有大动作,因为大家都怕。虽然目前市场上说岩板很火爆(大的趋势也是这样),但岩板还有很多问题要克服。岩板是高白料居多,对原料的要求是很高的。
 
我们的看法是,岩板让陶瓷厂又活起来了,陶瓷厂活了,我们的机会就来了——接下来陶瓷厂又该考虑节能的事。
 
岩板厂家现在不敢在原料上有大动作,但当岩板产品成熟以后,接下来就会考虑成本,那就刚好用到我们这套系统。
 
不过,去年有些客户要求做高白料的时候,我们还没考虑到岩板会这么快火起来。
 
对于目前闹得沸沸扬扬的“煤改气”,你说这套设备会不会被淘汰?我的看法是,即使是已经“煤改气”的生产线,一般是改窑炉的能源,干燥喷雾塔里的供能系统没有统一。比如某地规定干燥喷雾塔的供热用天然气,实际执行不了,因为这会导致供热成本价格高1倍,那么相应的瓷砖价格就会高出不少。
 
我所知道的是,在广东,“煤改气”只针对窑炉,干燥喷雾塔的供热,有用水煤浆的,用天然气的比较少,用链排炉的也很少,用煤气的也有个别。现在,整个行业对煤粉制造的关注度提升了,我觉得,一个是因为我们有设备上的优势,另一个是大环境带给我们的优势。
 
当然,我们的创新不会停止。接下来,我们会继续优化节能空间,包括让这套设备智能化,从而与干燥喷雾塔整个体系整合。
 
▲技术人员现场听取设备情况介绍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